伯恩茅斯的队徽显得尤为特别:在盾牌形状的框架中,描绘着一名球员头顶足球的轮廓。这名球员就是1957-62期间效力该俱乐部的当家射手Dickie Dowsett,他的成名作正是在对阵阿斯顿维拉的比赛中攻入的鱼跃头球。这粒载入俱乐部史册的经典进球鼓舞着球队不断前进,也从2014/15赛季开始被设计师融入球队的队徽之中。

1886年,伦敦伍尔维奇地区一家武器制造所的工人们组建了阿森纳,这支拥有军事背景的球队直到1913年才拥有自己的新球场 – 海布里。皇家兵工厂,皇家炮兵团以及各种军事医院均扎根于伍尔维奇地区。因此,阿森纳的队徽中自然传承了军事历史。

阿斯顿维拉在不久前刚刚修改了队徽:去除了原先的PREPARED字样,并对狮子稍作修改。有趣的是,这只狮子代表的是站立的苏格兰雄狮。队徽见证了俱乐部的盛衰流年,也为了感谢来自伯斯郡的麦格雷戈(William McGregor)和格拉斯哥的拉姆塞(George Ramsay),是这两位志同道合的伙伴早年来到伯明翰并帮助维拉塑造成英格兰最负盛名的球队之一。

随着时代的变迁,切尔西的队徽经历过多次显著的改变。直到1952年,第一个退伍老兵形象的队徽正式登上切尔西的队史舞台,球队也因此有了 The Pensioners 的昵称。1952-1986年期间,切尔西区军大衣的形象逐渐被狮子所替代。站立的雄狮总能夺人眼球。

1973年之前,俱乐部的队徽上一直未曾出现过鹰的迹象。直到阿里森(Malcolm Allison)的出现,作为主教练的他进行了大刀阔斧的改革:为俱乐部更名,将球衣更改为红蓝相间的颜色,并根据球队 Eagles 的昵称在队徽上描绘出一只类似凤凰的雄鹰。随后鹰的图案逐步发展为如今更加强势、进取的样式。

在利物浦的丽瑟菲尔德路边,伫立着埃弗顿地区的标志性建筑 The Beacon,亦被称为 埃弗顿塔 或者 鲁伯特王子塔。所以说埃弗顿俱乐部队徽上的建筑物是线年,原本用作关押酗酒者和未成年罪犯的建筑,在1938年首次出现在球衣的队徽上。

本赛季这只 狐狸 已经如雷贯耳,俱乐部的队徽看上去也简洁明了。由于莱斯特郡以狐狸和猎狐闻名,俱乐部从1948年开始将狐狸的图案放在队徽上。

利物浦的队徽元素是基于城市盾徽孕育而生,利物鸟不仅在俱乐部的历史上扮演着重要角色,同时也是这座城市的象征。从1992/93赛季开始,利物浦队歌中的歌词 You’ll Never Walk Alone 铭刻在了利物鸟的上方。

曼城将在2016年夏天正式启用的队徽包含了三大重要元素:帆船象征着曼彻斯特这座城市与世界的紧密相连;三条斜杠代表着曼彻斯特标志性的三条河流(艾尔维尔河、梅洛河、艾瑞克河);而红色玫瑰则蕴含俱乐部与曼彻斯特所在的兰开夏地区之间的历史渊源。而原先的老鹰图案和 为战斗而骄傲 (Superbia in Proelio)的拉丁文按照球迷的期望进行了删除。

曼联的队徽与曼彻斯特的城市徽章遥相呼应,而魔鬼体现了曼联红魔鬼(The Red Devils)的称号。这个昵称起初是在60年代被法国媒体通过法语  Les Diables Rouges 形容身穿红色球衣、赢得英国橄榄球巡回赛的索尔福德城橄榄球队,巴斯比爵士借此灵感称呼他的孩子们,而曼联也逐渐被人们称为 红魔。直到1970年,红魔鬼的图案才正式出现在队徽上。

纽卡的队徽以纽卡斯尔的城市徽章为原型。两只海马象征着泰恩赛德与大海的紧密联系,顶部的城堡图案是对城市中诺曼城堡的一种传承,而飘扬的旗帜则被解读为圣乔治十字旗。

诺维奇与金丝雀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这要追溯到大约15-16世纪,来自加勒比地区荷兰殖民地的佛兰德织工将这种鸟带到了低地国家。饲养金丝雀逐步成为20世纪早期的娱乐方式之一,所以 金丝雀 (The Canaries)作为诺维奇的昵称不足为奇。而从俱乐部目前的队徽可以看到一只金丝雀立于足球之上,左上角则刻画了诺维奇这座城市的缩影。

绰号 圣徒 (The Saints),所以南安普顿俱乐部队徽最上方的光环说明了一切。围巾代表着球迷以及球队的主色调,繁茂的大树则代表了俱乐部不远处的新森林国家公园(New Forest)和南安普顿公园(Southampton Common)。由于南安普顿位于英格兰南部海岸的心脏地带,队徽中的水波纹象征着这座城市与河流、大海的联系。下方的白色蔷薇源于城市徽章,也是城市的象征。

斯托克城俱乐部队徽由波特兰花瓶(斯托克的制瓷业非常发达)和骆驼组成的年代已经一去不复返。随着21世纪的到来,全新队徽的设计显得更加简约、朴素,但却包含了所有你对于这家俱乐部的认知:队名,绰号,成立年代以及俱乐部的主体颜色。

俱乐部的拉丁语座右铭 追求卓越 (Consectatio Excellentiae)出现在队徽顶部显眼的位置,而字母背景的运煤车轮则是对杜伦郡重要采矿传统的铭记。队徽的中间分成四块,左上和右下两块中的建筑代表了桑德兰的著名地标:Penshaw 纪念碑和威尔茅斯桥(Wearmouth Bridge)。

一只天鹅占据了俱乐部队徽的中心位置。有趣的是,2015/16赛季的斯旺西球衣以铜色作为配色,这样的灵感源于斯旺西曾经以铜为主的发达冶炼产业,在19世纪的某个时间段中,全世界将近半数的冶炼铜出自此地。

热刺队徽中的这只鸡可以追溯到1921年足总杯的决赛。而据说热刺这个名字取自莎士比亚笔下《亨利四世》中的英雄人物哈里·热刺(Harry Hotspur),这厮后来成了中世纪英格兰贵族,他的后裔继承了托特纳姆热刺第一个球场附近的一块土地。

沃特福德最新队徽上呈现出一只红色的雄鹿,嵌在黑黄拼色的盾牌之中。公鹿也出现在赫特福德郡的徽章上,据说是受一个古老印章的启发。而关于这个印章的历史文献记载最早要追溯到公元731年。

在19世纪80年代末,俱乐部秘书汤姆·史密斯(Tom Smith)提议将站在枝头张口歌唱的画眉鸟应用到队徽中。从那以后,这样的图案就定格在俱乐部的队徽上。唯一的变动是因为俱乐部搬迁至山楂球场,画眉鸟脚下的树枝修改为山楂树。

一副铆钉锤交叉于城堡之前,铁锤帮 的绰号名不虚传。这座城堡代表了距离球场不远处的著名建筑格林街城堡(Green Street House)/博林城堡(Boleyn Castle )。无独有偶,铆钉锤也可以被理解为东伦敦铸铁和造船业使用的工具。